资讯文章
应用
游戏
首页 应用 游戏 资讯

城市公众自助景观环境体系及景观建筑师卡尔·林_园林景观论文

来源:网络 2006/7/19 14:50:16
公众参与形式的景观在现代城市尤其师居住区范围内应运而生,并且正在形成“城市公众自助景观环境体系”(citywide system for environmental self-help),这种“自助景观环境体系”的思想在美国“社区花园”景观中较为普及,其代表人物为卡尔·林(Karl Linn)。本文详细介绍了卡尔·林的景观思想及其景观创作实践的过程和实例,并在此基础上论述了建立城市公众自助景观环境体系的必然性和重要性。关键字:城市公众自助景观环境体系;社区花园;卡尔·林Citywide System for Environmental Self-help and the Landscape Architect Karl Linn
Abstract: There is more and more public participated in modern urban landscape building, especially in residential area. And this forms citywide system for environmental self-help which is common in community gardens in the US. The representative person is the landscape architect Karl Linn. This article shows in detail Karl Linn's landscape thought with the course and examples of his project practice. Base on this, it also discusses about the inevitability and importance of establishing the Citywide System for Environmental Self-help.
 Key words:citywide system for environmental self-help;community garden;Karl Linn

  城市景观的发展正在经历一场平民化和大众化的历程,历史上为了虔诚的宗教意识奉献给神的景观或是为了阶级和权利的差异奉献给贵族或统治者的景观已经被一种更新的大众意识取代了。现代城市的景观平等地呈现给所有的市民,它除了具有净化大气等的生态意义以及通过绿色蓝色景观要素与城市硬质景观形成均衡的审美意义之外,在某种程度上对于市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它的情感意义了。
  人类具有对自然的本能依赖,它当然来自人本身的动物本性;人类还具有对小农经济热情的回归,它往往潜伏地体现在人们闲暇时对花草虫鱼的侍弄,以及从中获取的乐趣和身心的休憩;同时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淡而不远的交往也总是体现在城市公共景观绿地空间以及在居住地附近寄情及闲暇的游乐过程之中。这种平民化的城市景观的诸多需求使其形式必然突破传统意义上景观的设计—建设—维护管理三个阶段,因为这样的景观只能停留在生态意义和审美意义的层面之内,无法满足大众的交往、寄情和参与。并且,大量的城市景观建设需要相应的经济条件和人员管理条件,缺乏此二者会导致景观质量的降低。
  因此,公众参与形式的景观在现代城市尤其是居住区范围内应运而生,并且正在形成“城市公众自助景观环境体系(citywide system for environmental selfhelp)”,它的形式不拘一格,主要利用空闲废弃地块,由公众参与进行自主和灵活的设计、种植、建造,不需要统一管理和投资,它一方面可以解决经济和管理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它已成为一种新型的联系社区交往的关系,并体现出人情化、合理化等诸多优势。
  这种“自助景观环境体系”的思想在美国“社区花园”景观中较为普及,其代表人物为卡尔·林。这位从事过心理治疗职业的景观设计师将自助景观体系与理想的心理健康理疗相结合,并致力于“社区花园”的建设之中。


  1 卡尔·林及其独特的景观创作


  在美国的很多城市中,这种被称为“社区花园”形式的绿色景观方兴未艾,人们在花园中划分出很多块土地,亲自种植,使它们形成符合居民意愿的绿色生命空间,并从中享受种植和收获的乐趣。卡尔·林是一位专门从事“社区花园”设计的景观建筑师,他的社区花园设计思路源自上个世纪20年代德国农场创始的某一理念。林的母亲在柏林旁边有一个农场和果园,并建立了一所园艺学校,当纳粹势力统治那里的时候,林一家被迫逃往巴勒斯坦。1946年,林前往瑞士的苏黎世心理学院学习心理分析专业。1948年毕业后,移民美国,在纽约建立了一座接收情感受挫儿童的专门学校。
  林将威尔海姆·瑞柯(Wilhelm Reich)创立的体力劳作的心理治疗方法应用在心理治疗中,这一方法强调将病人融于自然。50年代时,卡尔·林创建了一个景观建筑公司,并希望以此为各年龄层次的人们创造自然的环境。林的实践非常成功,他越来越相信良好的城市景观有助于居民的精神健康。
  1959年,林加入麦克哈格(Ian McHarg)主持的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个新项目,在那里,他形成了“通过服务性工作而学习(learning through service)”的方法,引导学院专业毕业生在费城建造游戏场地和邻里公共用地(neighborhood commons)。遗憾的是林当时在各地建造的社区花园大多已经不存在了,因为这些花园位于邻里之间,很容易受到破坏或改变。但林对于城市景观设计的重要贡献不在于这些花园本身,而在于他所提倡的“社区精神”和由之引发的自助自发的邻里景观建设。重建邻里公共用地、创造公共空间以利于公众交往是卡尔·林景观工作的核心内容。
  后来,在新泽西技术学院任教时期,林仍以独特的视角进行景观创作。他为内华克(Newark)的城市空地引入野花草坪,并使这座城市转变为新泽西州的花园城市。他专门写了《从碎石地到景观重建》(From Rubble to Restoration)一书,探讨在已退化的城市土地上种植植物的技术。
  1984年,林帮助建立了建筑师/设计师/规划师的社会责任机构(Architects/Designers/Planner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简称ADPSR)。1986年,退休后林移居到旧金山海湾地区,并继续致力于社区景观工作。作为旧金山园艺家联合会委员,他整合了原来松散的园艺家联合会,并提倡对有色人种社区的景观帮助[1]
  由于林一直致力于公益的、低收入的社区事物,因此事业上的成就没有给他带来应得的声誉和专业圈内的广泛影响。但多年来他将花园景观建设作为人们相聚相处的场所这一理念受到很多人的高度评价,如路易斯·康(Louis Kahn)、凯文·林奇(Kevin Lynch)、保护主义者大卫·布劳尔(David Brower)以及景观建筑师洁若穆·迪塞尔姆(Jerome Diethelm),迪塞尔姆称林为“景观建筑师的智慧与精神道德的中坚力量”。


  2 卡尔·林花园及培若塔北部社区花园


  卡尔·林在70岁生日时,其家乡伯克利市的一个社区花园以他的名字命名,这是景观建筑师很少能获得的殊荣。他花费两年的时间与社区居民、相关城市机构合作来重整后来被命名为卡尔·林花园的这块土地。和他一起工作的有景观建筑师林达以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景观系学生、当地的木匠、雕塑家等,并受到伯克利市政府基金的资助。他们设计的棚架、公众集聚休息区吸引了周围很多居民的注意,因为那些集合式的公寓周边缺少土地。后来卡尔·林又整治改造了附近一处垃圾堆置的废弃地(那里曾是海湾地区快速交通道路工地的废料填埋场)建成了培若塔北部社区花园(Peralta and Northside community gardens)。
  培若塔花园(Peralta Garden)坐落于一条地铁隧道入口上方(见彩图),这里不像一个花园应处的位置,每隔几分钟都会有地铁呼啸而过。林完全接受花园位于铁路旁边的现状,并形成了他的铁路哲学,他幽默地说:“当列车通过时,我们就停下谈话,并思考下面该说些什么”。
  在1999年《新乡村》(New Village)杂志中题为《重建神圣公共用地》(Reclaiming the Sacred Commons)的文章中,林写道:“社区花园运动发展的瓶颈问题是缺少合适的公共用地。提供作为社区花园的土地往往坐落在铁路线或工业建筑附近。”最糟糕的是,这些土地的所有权随时会被转卖。如1999年纽约市长就试图将纽约市内很多公有的边角空地出售,而这些土地上建造的社区花园已相当繁茂。花园主与城市土地所有权机构签订的是短期租约,最后为了挽救这些花园,公共用地基金会(the Trust for Public Land)及其他一些机构出资,才使这些土地未被拍卖。
  林认为,政府对提供开放空间用于城市社区花园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惟一这样做的城市是西雅图,该市专门设置用于花园土地购置的专项基金。林认为这种做法是未来城市绿色景观发展的一种趋势。
  大多数来访者都认为,培若塔花园已几近完美,这一点可以从当地艺术家布莱克斯通(Amy Blackstone)设计的向日葵花形图案的入口处铸铁大门(见彩图)感受到。花园的中心是一片圆形的供居民聚会的空地(见彩图),周边环绕着高出地面的、种满鲜花和蔬菜的花床(见彩图)。对于林来说,种植并不是他设计社区花园最本质的用意,他更希望人们能在这里会面、交往。
  私人汽车的使用,使居民远离社区进行工作和社会活动;电视和空调的投入使用则让人们更想呆在室内,因此同一社区内人们的相互交往活动越来越少。林正是希望通过社区花园和社区公共场地的建设形成促进社区内聚力的空间(见彩图),他称这种邻里景观为“建构社会凝聚力的构筑物”,培若塔花园内圆形的公共空间就是这种构筑物的原型之一。但是将有限的社区开放空间用于绿色种植还是用于公共交往这一问题也有很多争论。
  在花园设计中,林最初倾向于使用环绕公共交往空间的放射状曲线造型花床,还关注景观形式与景观构筑物的建造难易度和耐久性。如他在纽约城伊甸花园(Garden of Eden)的设计中,选用了既美观又耐腐蚀的红杉木以及可重新利用的废旧材料。又如在距离培若塔花园很近的北部花园中就大量使用了废旧回收材料。在培若塔花园中,艺术随处可见,卡尔·林用他所认识的艺术家捐献的各种艺术作品装点花园:靠近入口处有一个由林设计的池塘,池中的水依靠某公司捐赠的太阳能电池泵循环,并流经流水形状的雕塑,这个雕塑可以净化流经的水;来自西藏祈祷用的经幡旗帜在微风中吹拂(见彩图);由浅绿、白色、深蓝马赛克拼缀成的“蛇形长凳”(见彩图)是由艺术家格鲁斯凯(Dmitry Grudsky)设计的,这一设计风格来自西班牙建筑师高迪(Antonio Gaudi)的作品,并由志愿者共同完成建造;花园中的一面墙上装饰着由各色板岩组合成的飞鹰的图案,各种离奇的雕塑分布在园中。


  3 城市公众自助景观环境体系的建立


  经过40年对社区公共景观事业的不懈努力,林认为已找到成功的关键之一是通过植物拉近邻里间的关系,用植物围合社区聚会的场所。正如《奥克兰论坛》上一位发言人所讲的:“事实上是社区中的景观绿地和花园创造了这个'社区',因为在那里邻居们得以互相交往,陌生人成为朋友”。
  麦格·考肯斯(Meg Calkins)对自助建立的社区花园评价说:“在以往的景观设计中,打交道的总是开发商或是某一机构,从未像社区花园那样与使用者直接接触,并按照他们的需要和想法进行。在设计和建造过程中往往造价预算很低或是根本没有,这就需要以现有的社区资源和材料进行设计建造,如废旧回收物,这种设计往往能够激发更大的想像力和灵感.很少有建筑师有机会亲手建造自己的设计作品,在这些社区花园的建造过程中给予设计者很大的收获”。用卡尔·林自己的话说:“这些社区花园共同形成了城市中公众自助景观环境体系”,这一体系正在成长[2]
  公众自助景观环境体系的成长是平民化和大众化城市公共景观历程中的一个现象,它也是现代社会中借以抒发人类务农本性、创造人性关联和社区精神的必要方式,对于城市统一景观建设投入的经济及专门人力的弥补将是这一体系在经济社会基础方面上的一大优势。
  
  参考文献:
  [1]From Blight to Bounty, Landscape Architecture, 1996(7).
  [2]J. William Thompson, Lots in Commo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2000(8).
  
  作者简介:
  李开然/1975年生/女/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博士研究生(上海 200092)
  冯 炜/1973年生/男/建筑历史与理论硕士/中国美术学院上海设计艺术分院建筑与环境设计教研室主任(上海 200433)
  
  收稿日期:2002-04-01;修回日期:2002-05-27

<
网友留言

跟帖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精选推荐

推荐


卡利戈猎人官方正版

格斗之王3手游

土豪ol最新版本

忍将游戏

屠龙杀九游版

uc浏览器手机版

仁和会计课堂最新版本

极品漫画社app破解版

vsco2019破解版

网易云音乐最新版